“我可是省医药集团管的干部。”对于对他提意见的职工,张敬贵是标榜加威吓。而对于上级,面对新来的党委书记,他千方百计不让进门,甚至换掉办公室的锁,迫使对方调离,并公开声称“和那些人尿不到一个壶里”。

银保监会:“安邦系”等不法金融集团风险得到初步控制和有序化解